SalmonD

就一小三轮也给我屏了佛了佛了

 

【FB】解离症(短篇已完结)

🐶血终于撒完
不虐放心看
看完午夜大学的后遗症
通篇都是意识流,感谢看到最后的你
——————————————————————————
【09】

他说他的名字是Jaturaphum,我嫌弃它太长又太拗口,就简称他为J。

他由着我的性子来,没有任何异议。

J停留在我身边的时间越来越长,虽然偶尔还是会消失一阵子,但只要我一找他,他就会出现在我的眼前。

我最终还是收到了出任家教的通知。

而我的学生竟然是那天我和J救下的女孩。
她。

世界有时就像一个圈。

学生的打扮的她看起来是个乖巧的女孩,仿佛初见时的朋克风走向只是我的错觉。

她红着脸向我道谢。

其实我才应该向她道谢。

帮助了她,才是我获得这份工作的唯一原因。

【10】

我刚刚踏出门口,J就准点的出现在我的身旁。

一个月以来每天如此。

我笑他这个幽灵骑士守护着我这个缺心眼王子真的是绝配。

J也笑着任由我闹他。

我不知道他为什么要在我身边徘徊。

只知道我从看见他的一瞬间就缴械投降了。

鱼离开水会死,我也一样。

庆祝相遇一个月时总该有些特别的念想。

我用所赚的工资给J买了一台新手机。

型号颜色与我的当然要一模一样。

J至今都无法说话,有了手机我就能随时知道他的动向和想法。

同时也为我的占有欲提供了一个借口。

【11】

小女孩的心思总是让人惊奇。

带小姐姐去电影院当然要看恐怖电影,她说,趁机拉个小手何乐而不为呢。

我当然没有说出来J不是小姐姐,小手也是随着我高兴可以随便拉。

我不想打击她的积极性,不然她又会说我阻碍她散发单身狗的清香。

最后她还是塞给了我一部恐怖电影,让我先回去打个底,以免到时候被吓得太难看。

我不知道和鬼一起看恐怖片是不是一个明智的选择。

那是一部名叫《午夜大学》的片子。

男主人公为了救女主不惜直面自己死时痛苦。

火焰在他身上肆虐着。

“你也会有这种形态吗?”我问J。

J点了点头,却否决了我想要看一眼的提议。

[我怕吓着你]

短信上是这样写着的。

【12】

我恋爱的酸臭味始终是被狂野医生帮的其余两人给嗅了出来。

也许是我像个小女孩一样痴痴等着恋人回消息的举动太过明显了。

Pha和Kit都为我感到高兴,只有Wayo一个人显得闷闷不乐。

Wayo是个像棉花糖一样的可爱小孩,任谁看了都会不由自主的喜欢他。

我听见他轻轻的对Pha说,“这样对Forth学长太可怜了。”

他擦着眼泪,快要把自己给哭化了。

Pha揉着他小男友的脑袋,让他不要再说了。

Pha好像不想让我听到。

可是我已经听得一字不漏。

我莫名的有些烦躁。

对于Forth是谁我根本毫不关心,凭什么他能够阻挡我的人生。

J捧着我的脸轻轻的亲吻着我的额头。

脑海中的燥热被他冰凉的吻驱赶得一干二净。

[想不起来也没有关系]他说,[我会一直在你身边的。]

【13】

他们以为我的对象是Mo。

我没有解释。

和自己的学生谈恋爱比和一个鬼魂谈恋爱听起来靠谱多了。

请吃脱单饭的那一天他们拖家带口都来了。

五个人,一对一对的又剩我一个人。

我没有让Mo来,也没有让J跟在身边。

他们举杯庆祝我走出车祸阴影重新开始新恋情。

“新恋情?”我呵呵一笑。

“旧情人未免也太绝情了。”我说,“我快死了也没见她去医院看我一眼。”

刚才还嘻嘻哈哈的一群人忽然变脸,气氛顿时降至了冰点。

最后还是Ming出来打了圆场。

整顿饭下来气氛都十分微妙,虽然每个人脸上都是笑嘻嘻的,但是眼底的神情却泄露了他们的真实情绪。

饭局结束,我给J打卡报道我的行踪。

Kit跳起来搂上我的脖子,笑我对女朋友那么痴情。

他看了一眼我的手机,脸色大变。

他抱着我,手在我背后一下一下的扫着。

他在发抖。

“没事了……没事了”

我当然没事。

有事的是他。

【14】

Kit自从那次之后时不时的往我家跑。

他给我带来了一瓶新药。

我不疑有他。

J也和我说,吃了药就好了。

我无条件的相信J。

吃药的时间越来越长,我清醒的时间越来越短。

这不妨碍我和J在梦中约会。

没有别人的阻挡,更加美滋滋了。

在一次缠绵的交换唾液活动之后,J第一次挣脱了我的手。

[我走了],他说。

我从梦中醒来。

J却永远消失。

【15】

我发疯似的找寻着J的身影。

任由着我怎么大哭,撒泼,J始终没有出现过在我的眼前。

我哭着,Kit笑着。

你好了,他说。

我不好,一点也不好。

我试图从短信里觅回我和J最后的温存。

那是毒药,也是解药。

我翻看着记录。

[我到了]
[饭局结束了]
[我想你了]
[你也在想我吗]
[我马上就回家了]

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不见了。

J不见了,他所有的东西都消失不见了。

我像个唱独角戏的木偶,操纵木偶的人不见了,我的存在也毫无意义。

我把所有的药都倒进马桶。

打开,冲水,打开,冲水。

连药罐子也被我从窗口扔下。

我在手腕上刻着J的名字,红色的花纹在水中妖艳的绽放,像一朵浸泡毒药生成的花。

天黑了,我的身体不受控制的在浴缸旁滑落。

我已经做好了Kit或者Pha或者警察找上门的准备。

我只希望J能第一个找到我。

他果然没让我失望。

【16】

我第一次听见他的声音。

也是最后一次。

他说。

Beam,你不该来的。

我的脸上绽放出有史以来最幸福的笑。

我又抓住你了。
这次你可不许跑了。

【17】
解离性失忆主要是意识、记忆、身份、或对环境的正常整合功能遭到破坏。

患者常常不知道自己是谁,或经验到有很多的“我”。

多重人格的情况通常会具有一个叫做“自助者”的人格,此人格通常是积极的、正向的,类似患者本身的心灵导师。

因此有些心理医生会试着找出这个人格,和其同时帮助患者整合人格,调整想法,使患者痊愈。

end

  48 9
评论(9)
热度(48)

© SalmonD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