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almonD

盾铁锤基SD双关盲go警探组杂食动物

 

【FORTH\ BEAM】『星期五』

野人Forth x 医疗志愿者 Beam

ooc流水账高能提醒

人设崩坏请注意

原著既视感强烈是我在划水

----------------------------------------------------------------------------

【5】下

这点小伤对于Forth来说其实算不了什么,他大可一手扯掉蛇头,最多也只是疼一点流一点血,只要舔一下就很快能好了。但他没有这样做,他爱死了Beam为他紧张的模样,却又不舍得Beam一直这样为他伤心难过,只好柔声安抚着对方,没想到迎来了反效果。

说实话的Forth到现在还有点后怕,意外的发生都是自己的疏忽大意所造成的,要不是他早一点回来的话,他的Beam就要被那条猛兽给生吞下肚了。

“Forth…对不起…都是我的错,害你一次次的受伤。”

Forth自然没有学过怎么去安慰人,看着对方失去神采的眼神,Forth从来没有像这样感到手足无措过,忽然从脑海中闪过某些熟悉的场景,他觉得这样做也未尝不可。

吃了不会说话的亏,就要从行动上扳回一局。

Forth用他还健全的那只手,轻轻的往前一捞一带,本来还蹲着的那个人瞬间的跌坐在他怀里,Forth能感觉到对方在轻轻的发抖。

Forth感觉怀中的Beam是那么的瘦小,仅仅用一只手就能完全圈住他,要是没有了自己保护他照顾他,他该怎么生活下去,Forth暗暗想着,更加的坚定了心中要一辈子保护他的想法。

“你干什…唔…”

“别乱动……”

Forth不顾Beam的抵抗,一口吻上了对方的耳朵。他学着门前大尾巴四脚兽啃果实那样,用牙齿轻轻的来回啃咬着对方耳朵上的小肉珠,不时的还用舌头在上面舔舐着。

记忆中的那个人总是捂着他的眼睛不让他看这样的场面,还告诉他可不能轻易对别的人这样做,只有对最亲密的人才能如此。

对于Forth来说,Beam可不是什么别的人。

Beam感觉耳垂传来一阵酥麻,脖子也被胡渣扎得有些发痒,Forth的呼吸声在耳边被无限的放大,像麻醉药一般麻醉了他的大脑,一时之间竟忘了躲开。

温热的气息在Beam的脖颈处慢慢晕开。

“不是Beam的错……”

“是我害你被蛇咬了……”

“是Forth自己不小心的……”

“是我先踢飞了它的儿子……”

“但是最后Beam救了Forth不是吗?”

“那算个屁,你可能会……”

最后一个字Beam实在不肯说出来,那是他想到的这个事情最坏的走向。

“不会的……。”

“Forth是Beam的,只要Beam不喜欢的事Forth就不会去做。”

“Forth最喜欢Beam了……”

Beam感觉耳朵上忽然传来尖锐的刺痛,随即又是一阵温柔的吮吸和舔舐。一种奇怪的感觉油然而生,它抵过了疼痛,一直从耳垂传达到了尾椎,就像触电一样,让每一寸神经都酥酥麻麻的。

“Forth咬了Beam,这下我们扯平了。”

也许是被Forth的孩子气给逗笑了,也许是一时被对方的甜言蜜语冲昏了头脑,本来紧绷的心情莫名的放松了下来,Beam深深吐出一口气,让自己冷静下来。

事情也许没有想象中的那么糟。

望着眼前露出牙龈一脸傻笑的小野人,Beam感觉他还有许多自己不知道的小秘密。

“你从哪里学来这些邪门歪道的?”

“和Beam学的……”

“胡说!!!”

 

\\

事实证明,作为长期生活在外的野生人类,Forth的恢复能力实在不容小觑,看着对方回复活力,吃了三大罐的水果罐头,也没有发烧的迹象,Beam本来还有一丝悬着的心总算是重新回落到了山沟沟里。

Beam自小就学会了怎么快速的去调整心情,才过了一会就完全没有了刚才忧心忡忡的模样,他承认自己有点杞人忧天,甚至没有缘由的有些失去理智。

他第一次有这样感觉还是在他八岁的那一年——为了一只陪在他身边很久的猫。

那时每天午后都爱在阳台晒太阳的猫在某一天的中午里忽然没了踪影,Beam脑海中上映了无数的飞来横祸,于是他发了疯似的外面一圈圈的找,最后发现,猫正躲在阁楼里吃着偷来的小鱼干,安然无恙,而Beam则是从臭水沟里被他的爸爸捡回来的。

事隔多年,这种失控再次在Forth的身上体现。

Beam实在搞不明白猫和Forth会有什么联系。

刚才的闹剧让Beam没有了吃烤兔子的兴致,胡乱塞了几口罐头,他就拉着Forth去休息了。

没有正规的消毒,没有破伤风针,细菌感染的风险是存在的;只有良好的休息,提高免疫系统的活性,才是当前的最大保障。

通俗来说就是两个字:睡觉。

但Forth有个怪癖,只要Beam不在身边,他是绝对不会睡着的。

于是Beam也舍命陪君子一同躺下了。

人总是很难去反抗自己的生物钟,Beam辗转反侧,怎么也睡不着,他拿出手机一看。

八点半。

Beam无奈的转了个身,换了姿势,才发现Forth也睡不着,正直勾勾的盯着他的后脑勺看。

两个人交换了眼神,开始有一搭没一搭的聊起天来。从睡前小故事到天南地北的趣味小知识,东拉西扯的,人是没能说睡着,反倒是越说越精神。

虽说是聊天,倒不如说是Beam一个劲的倒豆子,而Forth则负责听着,不时的点头附和,也不知道是听懂了还是没听懂。

不知道什么时候,Beam忽然断了话头,经过一段长时间的沉默,最终还是说出了一度让他犹豫不决的话来。

“Forth……后天我要回家了。”Beam盘腿坐了起来,收起平时不正经的模样,“这些天来谢谢你了。”

“回家?”Forth鹦鹉学舌般重复了一遍,“为什么要回家?这里不是Beam和Forth的家吗?Forth的家不好吗?”

Beam噎了一下,面对这个大龄问题儿童,一时之间竟不知道该怎么解释。

“呃呃……Forth的家很好,有山有水有树有草。”Beam思考着怎么给Forth讲解家的概念,“Forth有属于Froth的家,而我也有属于我的家,现在我必须回到我的家里去了。”

“那里有我的父母,我的学校,我的朋友,有Pha,有Kit……”

“那Forth呢…Beam的家里没有Forth吗…”

Beam一时语塞。

“我明白了。”

Forth转身背对着Beam,不再说话了。

山洞外响起一声惊雷,持续一晚的压抑终于被点燃。

下雨了。

 

tbc.

就……就划水了
写坏了写坏了

  84 15
评论(15)
热度(84)

© SalmonD | Powered by LOFTER